创业不是“桃园三杰一”,温柔的创始人容易让公司尴尬

2021-04-20 22:14:03 来源:互联网

之前在金山很舒服。

直到2006年底,我都没觉得有空房间。那一年,我真的是五味杂陈。我不是说要造反当CEO,而是我没有空。我承认这和金山没有上市有关系。就算上市,我也觉得金山成长太慢了。

刚开始玩游戏的时候,我曾经以为我们可以做到盛大第一,网易第二,金山第三,后来发现我们在策略上还是比较保守的。

那一年,完美小时空和巨人都向前冲去,非常凶猛。他们上来就抓免费模式,而金山收费。

没办法。金山一直在改革,但总是遇到革命者。从来没有在关键时刻革命过。这个组织太重了,不能失去理智。

我们很慢,我不能停止这种慢。当时很多人走了,我的人直接被挖走当首席运营官。我尽力让一个员工熬夜陪他聊天。

2006年下半年,有一天,我在金山白岩大厦楼下的亭子里呆了一个小时,很孤独。我想了很久,得出结论:

1

如果你想留住员工,你会比你的员工成长得更快。如果做不到这一点,就会不断离开。

2006年12月,我提交了辞职报告。当时的心态是不想做。我不想听任何建议。我很无聊。

当时大家都觉得挺好的。你知道那种感觉,对吧?还行,觉得少了谁就行。我突然发现我真的可以走了,我对公司没那么重要。

但是,走的时候,我对雷军说了一句话,是我下楼尿尿的时候说的。我说,看郭沫若的《沈嘉三百年祭》,对现在的金山有好处。

郭沫若建议毛泽东在抗日战争刚胜利时读一读。我觉得金山当时是逐渐失去了一些理性。

雷军一直都有这种理性,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也有。但那时候,网络游戏已经赚钱了,尤其是Joyo.com套现的时候,那是空之前的个人狂欢。有钱了会有不一样的语气,太不踏实了。

不是没人找我。在职场上遇到过很多诱惑。新浪找我找了很久,我一直当口水听。

这一次,我看到了机会。VC和行业领导来找我,说我给你钱,你自己做。这些话对我有化学反应。

有一天,我发现风,水,空空气和环境都告诉我,你可以创业。是时候了。我想我应该做我自己的事。

我收到了一些邀请。仅次于暴雪的韩国NCsoft CEO多次来北京找我。当时我还在金山工作,战战兢兢的见过他三次。我觉得雷军应该知道他不讨厌我。

他说:“加入我们,给你全球副总裁,给你中国的股份。」

我说:“我想创业。」

听说要走了,完美时光的池玉峰空喜出望外。他发短信给我,说我在这里,二把手,我们马上上市,股价不错。

我说我不去。去任何公司都是对金山的背叛。我只有一个创业的方法。

对破产的恐惧培养了一种创业心态

我是金山词霸最早的产品经理,后来是金山的两大重要业务:杀毒软件和网络游戏。我之前和之后都是这两个业务部门的总经理,中间有一段时间是市场营销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金山做了大量的积累。但当时我并没有完全意识到我的人生与创业有关。

后来仔细反思了一下,人生就是整个创业生涯。因为我在金山工作的时候是从几十个人开始的,所以我说我要特别优秀。

后来才知道,我们是一个很小的公司,小公司带来的培训,其实比我们过去在外企和大公司经历的要多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很幸运在一家不断创业的公司工作了10年,担任过三个重要岗位的负责人。

这为我以后出柜后筹集资金,找人,验证商业模式,积累了扎实的心理准备。遇到困难的时候,觉得这个问题是同年遇到的,同年差点过不去。

蓝港的一个创始人,也是我以前在金山的同事。他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在金山这么努力吗?他说我一直害怕公司破产。

后来我想,这是一种很棒的企业文化,让员工一天到晚害怕公司倒闭,努力工作。这就是创业的心态。

创业后,发现创业者的心态每天都是这样。

蓝港上市后,与前10年相比是毛毛雨。

2007年创业的时候,我想过工具和社交。我早期的同事冯鑫做了一个风暴视频,很多同事做了电商。

当时我以为游戏是继门户、搜索、社交之后能看到和实现的最大模式,但是当我们回顾2007年的终端游戏时,已经面临8家终端游戏公司全部上市的局面,也就是说市场留给你的潜在机会没那么大,你必须去购物才能成功。

创业第二年,刚刚赶上汶川地震。我们当时的楼很高,19楼,很摇。地震后,很多人想跑,但是跑也没用,因为电梯太窄了。

想起来就忘了吧。但我的第一反应是,如果楼塌了,估计要挂了,我无怨无悔。我努力过了。回首前生,那是一个奋斗的过程,这就是我脑海中的画面。

感觉自己一直保持着创业的激情,语言也没有那么卑微。当然,我从来没有谦虚过。

创业是人格的洗礼

对个人来说,创业是人格的洗礼。

我该怎么对待我的伴侣?我真的会想起他们吗?我可以说实话,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我几乎没有这个想法。

你不能滚蛋。训练你这么久没用。你不适合这个& # 8943;⋯我说了很多很难的话,但后来我反思了。我在蓝港很少这么说。

当你成为一个企业主,你意识到人的价值是非常重要的。

当你在职场中,你会发现规则、方法、制度才是最重要的。我拿人家的钱帮人家干活。

当时我以为自己是金山的创业者,后来发现离那还远着呢。当时我只有创业者的激情,没有创业者的人性。

3

首先,企业家的人性是以人为本的。很重要的一点是,他们不要踩自己的兄弟,不要只是标榜自己有多伟大。

在体会到做老板的酸甜苦辣之后,对金山雷军早年有了更深入的了解,这并不容易。雷军可能是唐僧师爷,我是孙武空。他每天说很多,我说很烦。

可是现在,我已经成了唐僧。我忍不住成为唐僧。本质上我更愿意做孙武空。但当我站在那个位置,我发现,哥们儿,吴空你去做吧,我去当唐僧。当然,孙武空时不时会动一动。

这么说吧,这个产品是你的。肯定有大手术。你会觉得我很勇敢,太凶。大家的掌声都是我的。

但你也要知道,这个计划是老板批准的,他那天回去也是三天没睡。他搞砸了怎么办?如果他搞砸了,这个国家可能会失去一半,甚至全军覆没。

那时候的我不得不在公司里事事超前,甚至觉得老板不好,觉得自己太啰嗦,太肤浅。

但是你后来发现,老板最重要的是决策,而不仅仅是操作。

从帅到帅,这个决定太有挑战性了。

你决定努力战斗,集中全部火力去做这场战斗,这是一个决定;

你决定让我们五年内不上市,没关系,也是决定;

你说快,就一定要赢。如果不赢,今天会怎么样?这是一个决定;

当你说让我们长期规划,小规模战役就会爆发,大战略就会放缓,这也是一个决定。

你开始发现原来过程的精彩只是昙花一现,让你觉得飘飘然。重要的是你做出的决定和你已经为此准备好的价格。

这并不容易。很多人不具备这种心理素质。

视野,心态,带兵

我经历过职场,创业,公司上市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我也和江涛一起做了一个小基金,所以我从3点分享我的一些创业感受:

1.视觉

有的人可以做大,有的人一辈子做不了苦,这很大程度上是眼界。特别是在全球化的市场中(这个大趋势是不可逆转的),创始人和创始团队的视野和眼界可以决定格局。

我们都说自己是产品经理,我也做过产品经理。很多创业者也说我们是产品经理,很多投资人也说我们会投产品经理。我说不要被这个骗了,还有很多逻辑问题。

从能做产品到能取得商业成功,喜马拉雅山是分开的。

做产品的人太多了,一线互联网公司都是这样的人。但是对于那些以后可以做出来的人,看他们的标签,给他们做个集体写真。

有产品技术基础固然好,但更重要的问题是他们的眼光和业务逻辑,是否有更高的眼光和更完整的业务逻辑。不然我做了一个产品,有不懂的投资人投资了。过了几个月,他们没钱了,或者死了。

其实你可以想象,未来会有无数的投资者进来。这些人不懂你说的技术或个性化体验,但更听你的商业逻辑。

所以我想,如果你不能把做这件事的商业逻辑解释清楚,就不容易成功。但是有例外吗?也许有。

当我们看到Facebook的成功时,你可以看到它背后的一些东西。它的早期投资者早就意识到这是一件大事,对它的各种商业启示都伴随着它的成长过程。

相对来说,这是比较偏的,心胸狭窄的创始人是不容易做到的。

过去,我们喜欢用“基准”这个词。我觉得有一个好的标杆总是对的。

2、心态

是什么心态?

当我重新开始Axe Technology的时候,我发现我又回到了这样一个过程,既需要理想主义的情怀,又需要尴尬痛苦的双脚。

我说理想主义的前面和现实主义的脚下之间有一道光。那道光能否在我们心中照亮我们,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乐观的态度,然后在前进的过程中是极度恐惧的。

很多创始人找我融资,都说你给我点钱,我们很好。我看的都是尖子生,所以和他聊天的时候很淡定。我这么平静的说能成功吗?

这个状态太重要了。反而好像这个哥做不到。我说为什么不。你看他很着急。他一问,就有压力。我说可能是对的,你得看看他的内心。如果他方向正确,处于战争状态,一切都可以理解。

我很感谢邓峰,他过去投过我的票。在我充分说明商业模式之前,他给了我2000万美元。没有这2000万美元,我就无法上市。

听邓峰说他创业,才知道原来这么牛逼的人的经历也这么痛苦,一下子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。我觉得我需要找一个这样的人给我投票。

所以我觉得,创业过程中无论你有多乐观,都会处于这种状态,把每一场战斗都当成最后一场,失败这一场。

虽然投资人鼓励你不要着急,成功需要八年十年,但你不要那么淡定,十年后你就老了。

所以,在一定程度上,你要思考的是漫长而曲折的道路,但过程的每一步你都全力以赴吗?后来遇到很多人,他们都不耐问。

3.带兵

我以前为别人工作。我想在金山做一名高管,做一些更大的事情。金山确实给了我很多事情做。但那时候是老板给你事业部总经理的职位,是别人给你的权力。

创业的某一天,你发现你是刘邦项羽,没人给你权利,你自己应该是老大。

后来看到很多创业团队。在那种状态下,几位创始人都是温文尔雅,毕恭毕敬的。看那种状态,就知道他们是聚餐关系,没有领导。

我们在投资创业的时候很大程度上是看团队的,但是不要忘了看领导。好的创业团队是有绝对领导的团队,而不是简历优秀的团队。

问谁是老大,各管各的。我会问听谁的,答案是我们一起讨论。这样不行!

一定要有领导,有绝对负责的人,才能在每一场战斗中全力以赴。

否则,如果你创业,不断尝试,不断犯错,就不可能在试错的过程中全力以赴。如果你不能形成一个订单,你就不能推动它。

5

早期看到联想成功,后来看到强调执行力。

后来看到很多互联网公司说我们强调个性和创意,很肤浅,欺骗你。你会看到他们的会议开到了晚上,老板天天在屋里骂人。不骂人的老板怎么做?

不管你的创业团队背景有多好,记住,革命不是请客吃饭。这个过程很重要,这样以后每一场战斗都可以打得有侵略性。

有时候也喜欢看杂七杂八的书。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典故。讲历史就讲桃园三结义。我负责屋里哭,你负责算计。看起来这是一个成功,但这是行不通的。

在屋里哭,肯定会挂。看到投资人不能哭,看到兄弟不能哭,要告诉他们我们会成功。你不能告诉他们这有多难。因为你是领导,你要带着大家往前走。

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刚才说的团队很重要,但风险投资需要看深度。其实就是领导。我觉得投资领导比投资团队更重要。

中国文化有很多致命的问题,没有农耕经济问题的人,一旦碰到现代工业社会,结合现代资本主义精神,就会发酵出一股酸味。

有一句古话叫做“句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。”。我是君子,你是小人。

没有君子小人。创业过程中有团队,有领导比讲君子小人更重要。一旦你开始创业,你就应该改掉这些坏习惯。

会做事的人都有自己的气质。

延伸 · 阅读